沿海多個省份掀起“海上競速”,江蘇謀劃加速沿海崛起

發布時間:2021-07-02

據江蘇省自然資源廳6月30日消息,《2020江蘇省海洋經濟發展報告》日前已經正式出版發行。據該廳公布的數據,2020年江蘇海洋生產總值達7828億元,占全國海洋生產總值的比重為9.8%。澎湃新聞注意到,這個比例較2019年的9.0%略有增長。

江蘇是沿海經濟強省,海洋經濟卻是其“軟肋”。相比廣東、浙江、山東等省份,江蘇沿海地區無論是城市能級還是產業體量,都還無法與江蘇“經濟強省”的地位相匹配。

為了實現“沿海隆起”,去年10月、今年4月,江蘇省委書記婁勤儉先后兩次就江蘇沿海地區的高質量發展,主持召開座談會。

婁勤儉說,江蘇新一輪高質量發展,“沿海是關鍵變量”。未來五年(“十四五”時期),江蘇沿海若能加速隆起為江蘇的“新增長極”,將能呼應蘇南、支撐沿江、聯動河湖、帶動蘇北,為江蘇省域布局優化、結構調整提供回旋空間,形成多極增長、雙向支撐新格局,進而實現江蘇“江強海興”、“南北均衡”發展。

江蘇沿海正在起勢

據《2020江蘇省海洋經濟統計公報》,經初步核算,2020年江蘇省海洋生產總值達7828億元,比上年增長1.4%,占全國海洋生產總值比重為9.8%。

相比2019年的9.0%,江蘇海洋生產總值占全國的比重略有提升。一些主要海洋產業中,江蘇海洋電力業呈“快速發展”,江蘇海上風電裝機容量、發電量均位居全國前列。

海洋生物醫藥業,也得到了穩步發展。公報稱,江蘇正加快推進產業園建設,促進科研攻關,全年實現增加值61億元,比上年增長10.9%。

海洋化工業全年實現增加值1.7億元,與上年基本持平。值得一提的是,江蘇海洋化工目前正處在爆發的前夜。

就在6月30日,位于江蘇連云港的盛虹煉化1600萬噸/年煉化一體化項目,順利完成了首批核心裝置的交付,轉入投產準備階段。據界面新聞報道,東方盛虹煉化一體化項目,是中國四大民營煉化項目之一,總投資677億元,原油加工能力達1600萬噸/年,投產后將“刷新中國煉化項目單流程規模記錄”。

還有落戶江蘇南通的中天綠色精品鋼項目,已于去年8月開工。這也是南通首個千億級的重大產業項目。

隨著鋼鐵、石化等重大項目逐漸從沿江向沿海轉移,江蘇沿海正在成為重大產業項目的“主戰場”,同時也在不斷加持南通、連云港等港口城市的快速發展。

而且在基礎設施方面,江蘇沿海近兩年來迎來了飛躍。滬蘇通鐵路、鹽通高鐵、徐連高鐵等高鐵線路已先后建成通車,連云港花果山機場正在建設,南通新機場被納入長三角區域一體化發展規劃綱要。此外,由連云港港、鹽城港、南通港組成的江蘇沿海港口群布局,也已基本形成。

強者的“軟肋”

江蘇沿海由南向北分布有南通、鹽城和連云港三座地級市。1984年國務院批準的首批14個對外開放城市中,南通、連云港兩座城市來自江蘇。

目前,上述14個首批對外開放城市中,有一半城市(7座城市)的經濟總量超過了萬億。而在非萬億城市中,連云港在經濟總量等方面難以與煙臺、溫州匹敵,而在海濱旅游等城市發展特色上,也不如秦皇島、北海那般鮮明。

不難發現,和滬寧產業帶所在的沿江地區相比,江蘇沿海地區是經濟強省江蘇的一個“軟肋”。這多少顯得有些另類。畢竟,山東的青島都市圈,浙江的寧波都市圈,福建三大經濟強市福州、泉州和廈門,還有遼寧的明星城市大連,均地處沿海地區,粵港澳大灣區更是無需多言。

這也造成了,在廣東、山東、福建海洋生產總值已超萬億、浙江已逼近萬億的情況下,江蘇海洋經濟生產總值尚未邁過8000億元門檻。

對此,江蘇決策層近兩年加快了謀求沿海崛起的步伐。

澎湃新聞注意到,去年10月,江蘇省委書記婁勤儉對沿海的南通、鹽城和連云港三市進行了調研,隨后在鹽城東臺主持召開了江蘇“十四五”沿海高質量發展座談會。今年4月,江蘇省委、省政府又召開了全省沿海發展座談會。

據“交匯點”客戶端報道,婁勤儉在今年4月的座談會上說,江蘇沿海具備陸海內外聯動、東西雙向互濟、南北互動合作的巨大優勢,應當在服務長江經濟帶和“一帶一路”建設等方面發揮重要的承啟作用?!暗吹?,目前這些優勢的發揮,極大受制于產業層次不高、城市能級不夠、港口功能不全、集疏運體系不暢等問題?!?/span>

他說,不少人認為,江蘇沿海海域條件不如其他沿海省份,資源稟賦處于相對劣勢,但在他看來,任何事情都要辯證地看、發展地看。

比如,江蘇沿海工業發展相對起步較晚、空間較大,這意味著“可以更高起點構建高端綠色工業體系”;還有,江蘇沿海擁有世界上少有的潮間帶灘涂、平原海疆和生物多樣性,可借此打造獨具魅力的城鎮體系、濱海風貌、旅游景觀和度假勝地,等等。

這是一種以新發展理念指導下的沿海崛起。正如婁勤儉說,沿海新發展不是搞大開發,決不能走簡單以GDP論英雄的粗放式發展路子,更不能以犧牲安全、破壞環境為代價。

沿海省份的“海上競速”時刻已至

江蘇對于沿海崛起的急切渴求,一定程度上也是看到了其他兄弟省份的步伐加快。

比如福建。福建的優勢在沿海,新一輪發展同樣看沿海。今年5月,福建省政府正式出臺關于加快建設“海上福建”,推進海洋經濟高質量發展三年行動方案(2021—2023年)。據該方案,福建計劃到2023年,打造出海洋漁業等六大千億產業,全省海洋生產總值達1.5萬億元左右。

浙江經略海洋的王牌則是“甬舟”。6月22日,浙江省發改委舉行《浙江省海洋經濟發展“十四五”規劃》新聞通氣會。浙江明確,要聯動寧波舟山建設“海洋中心城市”,將寧波舟山港打造為“世界一流強港”。同時,目標形成兩大萬億級海洋產業集群——以綠色石化為支撐的油氣全產業鏈集群,以及臨港先進裝備制造業集群。

浙江亮出“十四五”向海發展雄心的一天后,6月23日,山東省委召開海洋強省建設工作會議。山東省委書記劉家義說,山東發展的最大潛力、最大優勢仍然在海洋。

早在2018年,山東省委、省政府印發《山東海洋強省建設行動方案》,通過實施海洋科技創新行動等“十大行動”,系統推進海洋強省建設。

山東向海發展的“頭牌”無疑是青島。據青島媒體報道,山東“十四五”規劃綱要明確,支持青島建設“全球海洋中心城市”。

相比之下,廣東一直是中國海洋經濟發展的“大哥”。據廣東省發改委今年6月發布的《廣東海洋經濟發展報告(2021)》,2020年廣東省海洋生產總值超1.7萬億元,占全國海洋生產總值比重超五分之一,連續26年位居全國首位。

報告稱,“十四五”期間,廣東將加快構建粵港澳、粵閩和粵桂瓊三大海洋經濟合作圈。同時,著重在創新方面下功夫,目標打造具有國際競爭力的海洋科技創新中心、國家海洋高技術產業基地、海洋科技人才高地。

(來源:澎湃新聞)


日本不无在线一区二区三区